非凡中文->妖神傳說之落櫻->正文
上一頁|返回書目|下一頁|加入書簽|推薦本書|返回書頁

妖神傳說之落櫻-第兩百七十章 紫月真人的三卦

非凡中文www.283886.icu歡迎你!
    四皇子巫馬換說該如何處決司落櫻,應由昆侖墟三位真人一同表態,虛日真人聞言,看向一直未發言的紫月真人:“師弟,你是否贊同我的決定?”

    紫月真人看了一眼司落櫻,然后表情嚴肅的對辛明道:“去把你師兄夏溫找來。”

    聽到夏溫的名字,辛明臉色一變,虛日真人更是緊張的看向紫月真人,喚了一聲“師弟”。

    紫月真人表情有些凝重:“師兄,最近我心緒不安,曾卜算一卦,這丫頭的事情,可能是一個開端,咱們是時候該讓孩子們知曉一些事情,做一些準備了。”

    虛日真人聞言,眉頭緊蹙,壓低聲音問紫月真人道:“卦象如何?”

    紫月真人沉吟了一下,才嘆了一口氣回道:“前幾日,我為昆侖墟卜卦,卦象‘乃三蠱食血之卦,以惡言害義之象’。”

    虛日真人聞言臉色大變,紫月真人又接著道:“前些時日,我見有群猴追打猛虎,卵生家雞而生四翅的異像,便又替人族與皇族卜卦,分別乃是‘寒木生花之卦,本末俱弱之象’和‘去舊生新之卦,群英剝盡之象’,卦象令人十分憂心。”

    虛日真人臉色變得越加陰沉,似凝結了冰霜一般,半晌后才道:“卦象可準?”

    紫月真人點頭:“我也是十分擔心,先后又卜了兩卦,卦象皆一般無二!”

    虛日真人環視了周圍一眼,將聲音壓得更低,滿心不解和擔憂道:“禍世妖神已除,為何還會出現這般亂世的卦象?”

    紫月真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:“師兄,你知‘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;積惡之家,必有余殃’。人族帝君這些年做了太多不善之舉,導致氣運衰敗;而帝后又不睦多年,國家必將四分五裂,恐要一一應了卦象。”

    虛日真人并不認同紫月真人的說法,道為君者,理應為天下安定,鏟除禍患。昆侖墟忠君為民,并無過錯,哪里來的“惡言害義”?

    紫月真人知道虛日真人性子冥頑不靈,也不再多說什么,道不管卦象準與不準,昆侖墟都應該提前做好準備,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虛日真人認同這點兒倒是不錯,點頭之后擺手讓辛明去喚夏溫過來。

    紅霞真人看了一眼經過一番竊竊私語,表情變得極為嚴肅的虛日真人,還有臉色越加蒼白的紫月真人,有些憂心的輕聲問道:“二位師兄......”

    紫月真人微笑著身后,打斷紅霞真人的問話,看向跪在地上的司落櫻道:“你先起來。”

    司落櫻立刻骨碌一下從地上站起身,笑著向紫月真人施禮。

    紫月真人擺擺手:“本真人聽得出來,你是一個善良的孩子,只是被人利用。不過,你確實做錯了事情,不應該瞞著師父們,私自帶別有用心的人上山。寶物丟了沒有關系,還可以找回來,但若是說謊丟了自己的品性,這便是大事兒。所以你該受罰,就罰你在一年內修到通幽頂峰期,將丟失的寶物都尋回來。若是無法完成,到時便將你趕下山。”

    司落櫻現在是坐照初期,要在一年的時間內修到通幽頂峰期,簡直就是癡人說夢,除非有奇遇。

    但這懲罰已經很輕了,因為有誰又說得準兒,一年的時間會發生多少事情。說不定司落櫻多下山參加幾次任務,將功贖罪,到時懲罰都免了。

    司落櫻笑呵呵的忙上前領罰,虛日真人顯然對紫月真人的處置不滿意,他最不喜歡像司落櫻這種性子頑皮不聽話,鬼主意又特別多的不受教弟子。

    但是他深知自己的這位師弟,平時看著溫文爾雅,性子溫順,輕易不開口表達自己的一件。但只要他下了決定,便是一條道兒走到黑,絕對不會輕易改變,便只好嘆了一口氣,然后瞪向司落櫻:“既然紫月真人為你求情,你便要刻苦認真修行,若是一年之內不能到達通幽頂峰期,本真人定會立刻將你趕下山,絕不容情!”

    司落櫻笑著點頭,走回到隊伍當中,暖暖等人聽到司落櫻的處罰,可沒有她這么樂觀,覺得現在修為才只是坐照初期的司落櫻,即使每日不眠不休,刻苦修行,并服用一些固靈丹,也不可能在一年的時間內,達到通幽頂峰期,不免替她感到擔心和惋惜。

    大多數人的想法,都和暖暖一樣,一些平時妒恨司落櫻受到紅霞真人偏愛的人,比如木絨花,心里暗自不爽,希望司落櫻立刻就被趕下山。但又不免高興,即使再多等一年,司落櫻也是難逃被趕下山的命運!

    四皇子巫馬煥想起初見司落櫻的那個時候,他覺得,司落櫻的性子就像是雜草一般堅韌,總是能夠很好的適應環境,并好好的活下來,所以他一點兒都不擔心,笑著搖著扇子上前恭喜,并表示他相信,司落櫻一定能夠達到通幽頂峰期。

    木絨花見不少人寬慰司落櫻,立刻也湊上前恭喜司落櫻,笑得十分假道:“恭喜姑姑有神仙保佑,每次遇到這般危難,都能逢兇化吉。”

    司落櫻正要張嘴反諷見風使舵的木絨花兩句時,臉上總是掛著淺笑的木芙蓉,神情有些暗淡哀傷的上前,對司落櫻道:“你還好嗎?”

    司落櫻知她是問木云澈與木槿花成親之事兒,她離開冥王府之后沒多久便昏倒了,醒來便碰到這樣的事情,根本來不及傷心,如今心臟才開始感覺有些撕裂的疼痛,但還是咬著牙,硬是擠出一個笑容:“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巫馬煥看著司落櫻,眼底的哀傷都要溢出來了,伸手摟住司落櫻的肩頭:“有我在,小櫻以后會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司落櫻感激的看向巫馬煥,這時去尋人的辛明回來,在他身后,跟著一個樣子十分邋遢,好似乞丐一般的年輕男子,身上的白色道袍皺得好似老橘子皮,臉上全都亂蓬蓬的絡腮胡,肩膀一邊高、一邊低,一邊走路一邊剔牙,看到虛日真人等三位真人,上前張大嘴巴笑著施禮,缺了一顆大門牙。

    司落櫻上山一年,從未見過這位夏溫師兄,見其白色道袍上面系著赤色腰帶,便忍不住低聲問大家,這是誰的親傳弟子,怎會這般形象?

    消息靈通的暖暖立刻悄聲告訴司落櫻,這位夏溫師兄乃是虛日真人的第二位親傳弟子,原本并不是這般形象,有次下山執行任務,失蹤了一個星期,回來之后,就變成了這副樣子。平時整日都在閉關修行,幾乎足不出戶,所以司落櫻這幾個后上山的人,并未見過他。

    一副沒睡醒樣子的夏溫,打了一個酒嗝,問虛日真人道:“師父喚弟子來何事兒?”

    虛日真人看了夏溫一眼,黑著臉沒好氣道:“大白天就喝酒,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,不想好了。本真人實在懶得看見你,是你紫月師叔喚你來的。”

    夏溫看向紫月真人,身體搖晃著行了一個禮:“師叔喚弟子來,是有何事兒?”

    搜狗閱讀網址:
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
上一頁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 下一頁    加入書簽    推薦本書
投资儿童乐园项目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