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凡中文->都市古仙醫->正文
上一頁|返回書目|下一頁|加入書簽|推薦本書|返回書頁

都市古仙醫-第五百二十三章 有身份的手表

非凡中文www.283886.icu歡迎你!
    “道歉?賠錢?你想的太多了。”葉不凡對保安頭目說道,“剛剛這兩個人欺負我妹妹,我過去阻止,結果被他們偷走了我的金表。”

    牛占山叫道:“還來是不是,小子,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。”

    葉不凡伸手向他的口袋一指:“保安大哥,不信你可以看一下,我的手表就在他的口袋里。”

    回頭他又對張倩說道:“張姐,麻煩你用手機錄一下,省得等一下這兩個人賴賬。”

    張倩有些發懵,難道葉不凡是來真的,真的丟了手表?

    雖然有些疑惑,但她還是摸出手機,打開攝像功能,對著牛占山開始記錄。

    歐陽婧也是看得莫名其妙,不知道自己老哥什么時候帶了手表,又是什么時候丟的。

    保安半信半疑的說道:“這位先生,能不能看看你的口袋?”

    “看就看,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看你等下怎么說。”

    牛占山信心十足的向著口袋掏去,結果一掏之下傻眼了,一塊明晃晃的金表赫然出現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果然有一塊金表,沒想到真是個神偷,沒想到那么快就偷到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惡人先告狀,明明想偷別人的東西,竟然還侮辱我們的女神…”

    “這塊手表好漂亮,我沒看錯的話應該是勞力士,肯定值好多錢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現場找到了金表,其他人立即開始熱烈的討論起來。

    葉不凡說道:“保安大哥,你們也看到了,現在是人贓俱獲,我的金表就在他的口袋里。”

    他又扭頭看向兩個人說道:“現在你們還有什么可說的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牛占山一張老臉漲紅,不知道自己口袋里怎么突然間就多出一塊金表,他叫道,“這是栽贓……”

    他原本想說這是栽贓陷害,可是剛剛說了一半就被馬彩鳳制止住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這人怎么這么糊涂?難道忘了這金表就是我們的,去年你過生日的時候我送你的生日禮物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……對對,這金表明明就是我的,剛剛洗澡的時候我揣到口袋里的,后來就忘了戴到手上。”

    牛占山立即明白了老婆是什么意思,既然送上門,那這東西自己就收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下了,這塊金表看起來不錯,應該能值很多錢。

    嘴角泛起一抹得意,心中暗道,跟老娘玩栽贓陷害你還差得遠呢,這次就讓你偷雞不成倒蝕一把米。

    葉不凡一臉冷笑的看著兩個人:“明明就是偷了我的金表,竟然還好意思說是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牛占山說道:“年輕人,說話是要講證據的,這塊表明明在我手里,怎么就成你的了?”

    他說起話來底氣十足,手表又不是身份證,既然在自己口袋就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馬彩鳳跟著說道:“就是,這塊表是去年我買來送給我老公的生日禮物,跟你沒有一毛錢關系。”

    葉不凡冷笑道:“是你買的?那盒子怎么在我手里?”

    他說這一伸手,手中多出一只精致的盒子,打開盒子取出一張紙單說道,“我這里還有購買手表的發票,你還有什么可說的?”

    這塊手表確實是他的,來江北市之前秦楚楚送的禮物,價值540萬的勞力士定制款。

    葉不凡不習慣戴手表,而且不想讓德福叔一家誤以為自己是有錢了才來退婚,所以一直將表放在儲物戒指里面。

    既然眼前這兩個無恥的家伙玩栽贓陷害,他就順手將手表塞進了牛占山的口袋里,以他的手法,別人根本無法發現。

    牛占山神色一滯,沒想到對方不但戴著手表,還帶著購買發票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馬彩鳳的心理素質比較過硬,雙手叉腰叫道:“有發票又能怎么了?發票是身份證嗎?

    你買的是你的,我們買的是我們的,人家又不是只產這么一塊表。”

    她確實是這么想的,就算你手里有發票又能怎么樣?一樣的手表多了去了,憑什么說是你的?

    葉不凡說道:“你還真說對了,這是勞力士的定制款,獨一無二,全世界只有這么一塊,價值540萬。

    如果不相信的話,可以隨時登錄勞力士的官方網站進行查詢,這塊手表是在三個月之前定制,發票是半個月前的日期,不可能是你去年買來的。

    而且這種定制款的手表都是有身份證的,我這發票上面有識別編號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一說,兩個人頓時傻眼了,貧窮限制了他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們的想象力,從沒想過手表還有識別碼的,而且還值這么多錢。

    葉不凡又說道:“如果你們覺得不夠,這塊表還有指紋識別,要不要我現在驗證給你們看?”

    眼見著他接二連三的拿出有力證據,周圍的人又躁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這兩個家伙偷的,早就看他們不是什么好東西,這下傻眼了吧,人家的表可是帶識別編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價值540萬的手表,真的是有錢人,恐怕我一輩子都賺不了這么多錢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敢偷,一下子偷了這么值錢的東西,現在被人抓到了把柄,傻眼了吧?”

    葉不凡邁步走了過去,伸手從牛占山手中將金表拿了過來,然后將自己的指紋在上面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聽滴的一聲響起,手表被正式啟動。

    “現在知道了吧,有些東西是不能隨便拿,更不是隨便就能承認的。

    現在人贓俱獲,你們還有什么可說的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……”

    這下不論是牛占山還是馬彩鳳都徹底慌了,手足無措,他們剛剛只是想占點便宜,沒想到被便宜咬了手。

    這塊表確實不是他們偷的,但現在跳進黃河洗不清,無論如何都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葉不凡嘴角泛起一抹笑意,沒想到這兩個蠢貨這么配合。

    他對圍觀的眾人們說道:“各位同學,在座有沒有法律專業的,告訴他們這種行為后果有多嚴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法律系研究生。”

    一個戴眼鏡的大個子男生站了出來,高聲說道,“按照我國的現行刑法,盜竊他人財物,價值達到50萬的為金額特別巨大,量刑10年以上,最高可達無期徒刑。

    眼前這塊手表價值540萬,是50萬的10倍還要多,再加上被抓之后還拒不承認,要將贓物占為己有,這屬于加重情節。

    初步估算至少量刑15年,甚至判處無期徒刑!”

    聽到量刑如此之重,馬彩鳳和牛占山嚇得面無血色,噗通噗通攤軟在地上,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馬彩鳳哭喊著叫道:“不是我們,這塊表不是我們偷的,我們是被冤枉的,是他栽贓陷害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
上一頁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 下一頁    加入書簽    推薦本書
投资儿童乐园项目赚钱吗